<pre id="jj7jh"><ruby id="jj7jh"></ruby></pre>

      <track id="jj7jh"><strike id="jj7jh"><ol id="jj7jh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jj7jh"><pre id="jj7jh"><strike id="jj7jh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  >  人文菏澤  > 正文

        “乙未進士”旗桿軼事

        作者: 來源: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: 2022-08-10 10:22

        blob.png
        旗桿夾石
        “乙未進士”旗桿

        成武縣大田集鎮四劉莊村位于該鎮東南兩公里處,走近該村,就會遠遠望見一片蔥郁的所在,這便是該村的劉氏祖塋。在祖塋內劉氏先祖劉海的墓地前,左右豎立著兩根高高聳立的木制旗桿,好似兩管巨筆,直刺蒼穹。支撐兩根旗桿的,是底部的兩對青石旗桿夾石,夾石連底座高約1.5米,厚約60厘米,一個夾石正面用秀麗的館閣體豎排陰刻“乙未進士”四字,另一個夾石正面陰刻“光緒貳拾二年”六字。立旗桿的“乙未進士”是誰?《成武縣志》沒有記載,這引起了人們的興趣。

        在明清時期,讀書人中了功名后有立旗桿的習俗。立旗桿有很多講究,旗桿一般為木質,多用杉木,最少也有六七米高,下面用兩塊旗桿夾石前后夾正,旗桿頂部下有一個名為旗斗的東西,旗斗數量和中得的功名等次有關,它和盛糧食的升差不多,寓意步步高升。這個旗桿一是立在自己的宅院正前方;二是可以立在祖墳前。這樣,可以起到光宗耀祖和激勵后人的作用。而四劉莊村的這一對旗桿是誰所立的呢?經查閱《巨野縣志》及清代光緒乙未年間進士的資料,發現在清光緒乙未年間中進士的名單中,有劉彤光的名字,其籍貫為巨野。經核實,該旗桿確定無疑是劉彤光所立。

        劉彤光為何到成武縣的大田集鎮四劉莊來立旗桿?根據古代立旗桿的風俗習慣,答案就是這里是劉彤光的祖籍地。據了解,在清代,四劉莊村一帶屬巨野縣管轄,解放戰爭時期歸屬成武。但查閱四劉莊村的《劉氏家譜》,卻沒有劉彤光的任何記載,而牡丹區探花劉樓村的《劉氏家譜》中卻記載了劉彤光及其家族成員。這又是為什么呢?

        據當地傳說,在明末時期,四劉莊有一位劉善人,崇禎某年的冬天,劉善人在路經今天的大田集鎮大田集村西時,路見一個收糧食的商販,商販生了重病,趴在牛車上,已不能動彈。路過的人雖不少,但無人過問。劉善人不禁動了惻隱之心,他上前問了問情況,這人卻一句也答不出。天色已晚,劉善人干脆趕著牛把商販帶到了家里,并連夜請來大夫診治,親自喂藥侍候。病人身體痊愈后,才得知此人是曹州城東北一帶的人,到大田集附近收糧,因為當時糧食歉收,商販在此地待了十多天,不但沒有收到糧食,連自己帶來的盤纏也用完了。正準備回鄉的時候,忽然得了重病。商販病愈后準備回家時,劉善人又將自己的幾百斤糧食無償資助給了他,還發動劉家莊的村民給他捐助了幾百斤糧食。商販感激之余,回家賣了糧食后,又用賣糧食的銀錢購買了土地進行出租,這樣,收租后又再購買土地,十多年后,竟然達到了幾百畝。為了報答劉善人的救命之恩,誠信的商販又專門回到劉家莊,找到了劉善人,準備將這些田地歸還于他,但被劉善人婉言謝絕了。之后,商販又多次前來邀請,盛情難卻,劉善人只好同意了。為方便管理土地,將自己的后輩遷至現在的探花劉樓村。

        自劉善人的后人遷居至此后,后代科甲連綿。劉氏后人劉清江中道光甲辰(1844)武探花,任御前侍衛,乾清門行走,此地也由此更名為探花劉樓。

        據四劉莊村89歲的劉冀氏和眾多劉氏老人回憶,在“文革”前,四劉莊劉氏祖墳前共立有七根旗桿,除了劉彤光的這兩根旗桿外,還有五根旗桿。它們唯一的區別是劉彤光所立的兩根旗桿夾是石質,其他五根旗桿的旗桿夾是青磚所壘成的。那么,其他五根又是什么來歷呢?據《巨野縣志》記載,劉清江的曾祖父劉淮是太學生、武翼都尉;祖父劉仲林是武庠生、武功將軍;父親劉奮揚是武庠生、武功將軍;其大哥劉漢江中道光乙未(1835)武進士;二哥劉濯江是候選千總、昭武都尉;劉清江本人是武探花、二等侍衛、武功將軍、中憲大夫,其長子劉葆光中光緒癸巳舉人,次子劉彤光中光緒乙未(1895)進士。他們或有個人功名,或因子孫獲得功名而得到當時朝廷的封贈。在這種情況下,劉彤光到祖籍地修墳祭祖是理所當然的事情,旗桿夾石上的“乙未進士”指的就是劉彤光,石上的刻字應為其親筆所寫。所以,其他的五根旗桿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釋。因旗桿都是成對立的,那么,其他旗桿的主人應該是他中得功名的親屬所立。而第七根則是墓道正中懸掛功名旗所用。該功名旗為黃色凈面,20世紀60年代保存于該村一村民家,后保存不當被毀?!拔母铩敝?,只有劉彤光所立的旗桿被拿去當了生產隊倉庫的房架,才因此保留了下來,其他旗桿均被破壞。

        2018年春天,在該村鄉賢劉宏的發起下,該村劉氏族人對明代劉氏祖塋、祠堂進行了修繕和重建,為當地的人文歷史增添了新的景觀。

        文/圖 通訊員  張長國

        責任編輯: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80017
        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        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
        美女被经理按在桌子糟蹋

          <pre id="jj7jh"><ruby id="jj7jh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jj7jh"><strike id="jj7jh"><ol id="jj7jh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jj7jh"><pre id="jj7jh"><strike id="jj7jh"></strike></pre>